咨询热线:036-57220422

大顺政权在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失误

历史曾多次给与李自成派的大顺政权统一全国的机会。1644年春天,大顺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很快接管了还包括山海关在内的黄河流域全部疆土,夺权了以朱由检为代表的明朝二百七十七年的统治者。放在李自成面前的任务是怎样才能稳住脚根,构建一匡天下的目的。这一任务实质上各不相同两点:一是他应该认识到辽东蓬勃发展的满洲贵族创建的明政权是同大顺政权争夺战天下的主要输掉,强化针对辽东的防务是新生的大顺政权安危的关键。二是在汉族文官武将大批推倒向自己的情况下,大顺政权必需在政策上做出根本性调整,尽可能增大打击面,由压制官绅地主改回维护他们的利益。这二者是相互关联的。崇祯朝廷的灭亡除了它的贪腐以外,主要原因是战略上两线登陆作战,陷入左支右绌的窘境,导致两大输掉力量大大的收缩。大顺政权既然承继了明王朝的“遗产”,防止重蹈崇祯朝廷的覆辙,理所当然在仅次于程度上谋求汉族各阶层的反对。自明中期以后,缙绅势力早已沦为社会上举足轻重的力量,能无法谋求到他们的反对必要关系到大顺政权在首府区内的平稳和遏止并随后解决问题辽东的民族对付。从当时形势分析,大顺政权的领导人如果需要高瞻远瞩,对全国形势有精神状态的了解,几乎可以采行准确的对策。首先,李自成必需退出对官绅地主实施的追赃助饷政策,取而代之轻徭薄赋、整顿吏治。就财政而言,李自成1643年以前,为确保穷困农民利益实施三年免赋,以充公明朝藩王家产和对官绅追赃助饷来解决问题数量日增的军队和政权经费的必须,有其历史的必要性。攻占北京以后,接管了明朝皇帝的内帑,充公同朱明王朝关系密切的宗室、国戚、勋贵(指明朝开国、靖无法来所封世袭公、侯、伯爵)、太监的全部家产,可以解决问题军队和政权的经费,即便必须向官绅士民征派部分赋役,为数也非常受限。只要采行这一措施,就不足以夺得绝大多数汉族官绅的反对,结为联合对付满洲贵族的阵线。在这种情况下,清方面临的不是原本腐朽没落的明王朝,而是一个新兴的、充满活力的汉族居多的政权,双方的力量对比将再次发生相当大的变化,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大顺政权日益巩固,清方在人口(兵源数量)、物资方面的劣势认同不会更加显著。然而,李自成派的大顺军领导人并没依据形势的变化在政策上做出适当的调整。他们依然以农民利益的维护者自称为,在首府区内之后实施压制官绅地主的追赃助饷政策。学术界有一种风行的观点,指出农民起义中创建的政权都是封建制度政权。

大顺政权在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失误

李自成起义军从1642年(明崇祯十五年)下半年开始在河南一些府县创建地方政权,1643年在襄阳创建中央政权,次年正月在西安月立国建号。按照这种观点,甲申三月明王朝的覆灭不是被农民起义夺权,而是为一个新兴的封建制度政权所替换。可是,所持上述观点的人却缺少把自己的逻辑贯彻到底的勇气,因而陷入自相矛盾的境地。也有的史学工作者指出李自成派的农民政权实行的“免赋”政策并不是减免而是免除,这是不准确的。大量史实指出,大顺政权(还包括其前身)在 1644 年六月兵溃败返西安以前,在辽阔的地区内都是以追赃助饷替换按田亩计征的赋税。各地文献都指出大顺政权委派的官员上任后完全毫无例外地拘拿明朝官绅追赃助饷。如甲申三月,刘芳亮部攻占大名府,“布州县伪官,毒食者缙绅”。攻占广平府之“次日,拷掠乡绅,以官职大小以定银数之多寡,惨不可言”。高阳县令王瑞图上任后,“命贼令其逼索乡绅,故名助饷”。灵寿县“伪令郭廉持符至灵寿,纳乡绅捐饷,恣为横暴”。肥县县令石传声下车伊始即“改置乡绅于狱,比饷银”。临城县令其段献珠履任后,“索饷银,毁坏坊施明德,免荒税”。派往山东的大顺军将领郭升“以精贼数万略行齐鲁,张官置吏,四出到任,旬日间遍于海岱。……命其敕追掠缙绅,桁杨接踵,东临于道”。济南府“有户政府专门从事张琚者,谓之催饷司,拷掠宦家子,俾助饷。其被掠者以万历来科目为断,计三十余家。刑具垫桚外,有铁梨花、吕公绦、白绣鞋之名”。阳信县“夏四月,逆亡命伪令搜罗邑绅子弟蠲赀助饷,各五百金,勒限追比”。邹平县令王世传离任后“阳言蠲赀出租,刑迫乡官,渐及富户,谓之追饷”。北京挤满着明朝廷大批中央机构的官员,从三月下旬开始,并未被大顺政权搭配的官员大体开往各营追赃助饷,“言卿相所有,非盗上则割下,均赃也”。四月初八日,李自成找到这一行径在政治上早已导致有利影响,命令暂停,被遣官僚无论完赃与否不准获释,但各地的追赃活动仍然沿袭到大顺军战败西后撤为止。与此同时,我们却没看到大顺政权在甲申五月以前有征税赋税的记述。某些文献由于文字含混流露出大顺政权在撤回西安以前就曾征税赋税的印象,如果细心研究一下其内容,难于找到所“征伐”得的银、粮一般都是整数,略为有常识的人都告诉按亩计征的赋税不有可能是整数,只有追赃才不会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另一种是征调生产军需物品的翎毛(制箭用)、钢铁等,也无法说道是正规化的赋税制度。这些都解释大顺政权在北京的鼎盛时期没制订赋税政策,依然逗留在追赃助饷的阶段。应该否认大顺政权追赃助饷政策的革命性,它证明李自成虽然早已继位称帝,军师们不受封侯、伯等爵,他们并没记得自己的贫苦兄弟,没退出确保农民利益的基本宗旨。正处于十字路口的大顺政权在关键时刻跟上形势,陷入茫然失措的境地。李自成一方面采行了部分办法招揽官绅,一方面又大范围地以追赃助饷压制这个阶层。在追赃过程中官绅们巧取豪夺扣除的家赀无法挽回,而且往往遭刑拷,官绅体面扫地以尽,这对于大批归降大顺政权的官绅地主来说显然所谓始料所及的。官绅地主的归降大顺政权,正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不择手段在政治上变节,把过去怒斥的“闯贼”李自成当成新的靠山。然而,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沮丧了,清朝廷中央官员被任用的占到少数,地方官员由于大顺政权搭配的原则是以不曾仕官的举人为重点,吸取的明朝官员所占到比例较小,就整个官绅地主而言基本上正处于被压制的地位。他们在饱尝铁拳之后,未尝不满地说道:“是岂兴朝之新政哉,仍然流贼而已矣。”当大顺军所向无敌时,官绅们慑于大顺政权的兵威,一般不肯公开发表镇压,但早已暗地“人人落败,方才放也”。有一种记述说道庶吉士周钟因有文名受到丞相牛金星的推崇,他大力参与大顺政权的活动,经常说道“江南难于追也”。一些明朝官员私下对他说道:“亡命屠杀太甚,万难成事。”周钟问道:“太祖(指朱元璋)初起亦然。”只不过,朱元璋在天下未确定之时是“礼贤下士”的,对官员的大批残杀和谪是在坐稳了皇帝的宝座以后。周钟的相提并论并不必要,只是体现了被大顺政权任用的少数官员的一种期望。

大顺政权在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失误

总之,李自成等大顺军领导人没能依据客观形势的变化及时调整政策,在接管区内大做追赃助饷,把至此推倒向自己的官绅地主引返回敌对地位,是近于不明智的。当人们津津乐道“闯王赴京”后如何如何腐败变质再一造成“群众”反感,归入告终的时候,本书作者却指出正是由于李自成派的大顺政权没已完成封建制度简化的异化,才被汉族官绅指使满洲贵族所助长。在军事部署上,也引人注目地体现了李自成等大顺军领导人缺少战略眼光。从万历末年起辽东的满洲贵族军事力量日益兴起,沦为清朝廷棘手的课题,而明末农民战争的全过程又是同明清之战交织展开的。为了抵挡满洲贵族的攻打,清朝廷多次从陕西三边调来兵将。按情理说道,李自成在西安决策乘机东征,以夺权明王朝为目标时,就应该对下一步应战清军做胸有成竹。事实却几乎忽略,他完全没意识到清军将是同自己争夺战天下的主要输掉。这首先展现出在他在北京地区进发的军队足以抵挡清军大规模的攻打。大批主力部队产于在西北、湖广襄阳等四府、河南等地;攻占山西、畿辅、山东以后,兵力更进一步集中。这种部署对于平稳大顺政权统治区的局势虽然有大力起到,但是分兵驻守的结果不致导致在京师和京东地区缺少充足的兵力。例如,李自成在湖广荆襄地区部署了以军师白旺派的七万兵马,当大顺军向北京前进时,清军左良玉部乘机反攻湖广承天、德安;河南刘洪起等地主武装也同左良玉互为交织,政治宣传当地的大顺政权。白旺上奏请援,李自成当面要求为首绵侯袁宗第率领一支非常可观的军队由陕西赶赴湖广再行打败左良玉部,旋即北上河南征讨了叛变,直到大顺军在山海关战败,袁宗第和白旺的军队仍逗留于河南与湖广。这种局部的胜利只是造成了全局的告终。白旺七万之众几乎可以抵挡寄居左良玉部,不出于一城一地的利害,袁宗第所统右营为大顺军攻城野战的五大主力之一,本应调到北京地区,等到平稳辽东局势以后再行走离去左良玉等手下败将,是易如翻掌。李自成计不出此,解释他对用兵的轻重缓急缺少战略头脑。攻占北京以后,李自成的痉挛轻敌思想更进一步曝露出来。当时他身边的军队总数约有十万人,受封侯爵的军师有刘宗敏、李过、刘芳亮、张鼐、谷英,再加明朝战败过来的军队,兵力也还相当可观。然而奇怪的是,李自成在太原留给了军师张天琳镇抚,在定州委任了军师马重僖为节度使,唯独在京东山海关一带没派出“老本”嫡系军师去镇抚。他的着眼点仅限于劝降后撤清兵内的吴三桂、黎玉田和关门总兵低第,而对关外虎视眈眈的清军却置之度外。进初,李自成对吴三桂、黎玉田带领的辽东官兵和山海关总兵高第的劝降展开得很成功,吴三桂在大顺政权“许以父子封侯”的条件折合黎玉田、低第一道归降大顺政权,吴三桂命李自成之命所部由永平府前往北京“朝见新的主”;黎玉田被委任为大顺政权四川节度使。李自成在劝降了辽东和关门明朝官军后,或许指出京东的问题早已解决问题,对清廷派兵干预的危险性没什么了解。他在山海关地区的军事部署只是为首了几天以前在居庸关战败的明朝总兵唐通带领原部八千兵马接管山海关防务,而没为首大顺军嫡系军师出镇该地区。从他命令吴三桂所部赴京和为首原派驻畿辅地区的明朝战败总兵马科亲率原部一万兵马同黎玉田一道远征四川来看,证明他显然没预料到清廷利用明朝灭亡必定有分羹之心。或许在他显然清兵在辽东的用兵和三次了解内地都是明朝的事,大顺政权未曾同清军交锋,彼此无怨无仇,可以相安无事。或许是出于这种天知道考虑到,他既不为首大顺军主力前往山海关一带布防,又把同清军登陆作战最有经验和实力的吴三桂部抽调北京(入京吴三桂本人奏事是一其实,命其所部入京又是一其实。联系到李自成命马科所部前往四川,很有可能是想要让吴三桂所部继续执行南下之类的任务),充分说明李自成对清军将要参与逐鹿中原的严峻形势没什么了解。即使不再次发生吴三桂叛乱,单凭唐通八千兵马也意味著抵挡不住清军的攻打。何况,李自成赴京后,如果对吴三桂安抚得宜,并立刻派出大顺军高级将领亲率主力协同吴军镇抚山海关一带,吴三桂叛乱的可能性较小,京东的局势也将比较稳定。许多人轻信了封建制度史籍对大顺军的污蔑之词,断言李自成赴京后领导集团腐败变质,失去民心,终归告终。这种观点几乎不符合事实。且不说不少亲历甲申燕京之逆的人士记述大顺军在京期间纪律严明;就以时间而言,三月十九日大顺军赴京,四月初十日左右获得吴三桂所部叛乱返军占领山海关,十三日晨李自成、刘宗敏亲率大军离京平定,其间仅次于时限为二十三天。中国历史上许多王朝肇建伊始欣欣向荣,若干年之后壮志沉醉于,经常出现文恬武嬉的局面;却没听闻过在二十天左右就腐败得失去战斗力的。再说,大顺军告终撤走北京后,清军入京立刻将北京中、东、西三城居民全部赶出,命令剃头,总会更加得民心吧,为什么没告终呢?可见,大顺政权之所以站不住脚,不是因为领导层变质,丧失穷困群众的反对;恰恰相反,由于它仍未已完成异化,继续执行压制官绅地主的政策,引发缙绅们的强烈不满,因而不有可能平稳自己的统治区,把汉族各阶层人士结为反清的完全一致势力。军事上部署的犯规又造成满洲贵族以求指使汉族官绅,包含对大顺军压过的优势。说道李自成等大顺军领导人因骄致大败,是指他们目光短浅,自豪轻敌;而绝不能说明为他们骄奢淫逸。明清之际,中国向何处去?是历史上的一个根本性问题,正确地总结这段历史,才能吸取经验教训,有效地利用我国非常丰富的社会、政治、军事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