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36-57220422

新冠疫情暴露美国政治和社会深层次问题 美媒: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

【环球时报派驻美国特约记者 蒋子怡 本报特约记者 王逸】“我们生活在一个告终国家。”在美国舆论对本国新冠疫情应付的反省中,《大西洋月刊》以此为题的文章十分显眼。这篇提早出版发行的6月刊文章称之为,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美国种种政治和社会深层次问题,直言“新冠病毒未让美国解体,而只是揭发了早已解体的美国”。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指出,美国面临疫情很像“第三世界国家”。也有美国媒体指出,给美国张贴上“告终国家”标签有所高估之斥,但美国显然在向世界展出其最尴尬的一面。抗疫告终曝露相当严重“基础病”“在漫长3月的每一个早上,美国人醒来时发现自己沦为了一个告终国家的公民。”《大西洋月刊》写到,这个国家没国家计划,也没前后一致的指令,政府任由家庭、学校和办公场所自行决定否重开和谋求逃到。当找到检测试剂盒、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极为紧缺时,州长们向白宫求救,而白宫却推卸责任敷衍,之后又拒绝私营企业获取协助。各州和城市不得不接踵而来“竞标大战”,沦落价格欺诈和企业牟取暴利的牺牲品。普通民众用缝纫机缝制防水装备,企图让装备破旧的医院工作人员维持身体健康,让患者活下来。《大西洋月刊》称之为,新冠病毒登岸美国时,找到那里是一个有相当严重“基础病”的国家,并无情地利用了这一点。

新冠疫情暴露美国政治和社会深层次问题 美媒: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

贪腐的政治阶层、脱节的官僚机构、残忍的经济、分化和错乱的公众等“慢性疾病”多年来仍然得到化疗,而美国学会了忧虑地承受这些症状。一场反感和无处不在的疫情让这些慢性病的严重性昭然若揭,也使美国人愤慨地意识到自身于是以处在高风险中。新冠危机拒绝有很快、理性和集体的应付,而美国却展现出得像一个基础设施领先、政府运转失灵的国家。政府浪费了无法挽回的两个月打算时间,总统所做到的是传达任性的盲目、找寻替罪羊、说大话和骗子。他的代言人们则提倡阴谋论和灵丹妙药。一些参议员和企业高管很快采取行动,但不是为了防治将要来临的灾难,而是为了借此利润。文章作者、《大西洋月刊》记者乔治·帕克在拒绝接受美国沃克斯新闻网专访时说,之所以称之为美国是告终国家,是因为对3月的可怕记忆,“我们该怎么做?政府没任何指导意见,有的只是骗子、幻想和危险性的念头。”他还回应,此次疫情必须联邦政府做到行事,“只有他们可以的组织抗疫,弄清楚供应链、分销网络,寻找抗疫物资,与私营部门协作,生产美国必须的应急物资。但是,他们未这么做到,所以告终了。”本世纪美国第三次根本性危机《大西洋月刊》称之为,新冠疫情是本世纪短短20多年来美国的第三次根本性危机。第一次再次发生在2001年9月11日,那时美国民众的反应是一起致哀和动员一起。而党派政治和差劲的政策,掩盖了国家团结一致的意识。2008年的第二次危机增强了这种情绪。在上层,金融危机完全可以被指出是一次胜利,而长久的伤痛全部由处在中间层和底层的美国人感觉。金融危机在美国人中放入了深刻印象的裂痕: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之间、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之间、都市人和农村人之间、本土出生于者与移民之间、普通美国人与领导人之间。

新冠疫情暴露美国政治和社会深层次问题 美媒: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

不景气的长久影响是激化两极分化,并腐化权威、特别是在是政府的权威。两党较慢地意识到自己失去了多少信誉。新的经常出现的政治潮流是民粹主义。特朗普的上台是对共和党政区为首的坚称。但激进政治阶层与新的领导人迅速达成协议了协议书,因为他们有一个联合的基本目标:为了服务私营利益集团而欺压公共资产,这使得共和党政客和捐款人可以无聊地忽视一个显然不懂如何管理的政权。在帕克显然,总统特朗普完全几乎从个人和政治角度看来这场危机。出于对参选竞选的担忧,他宣告疫情为一场战争,自己则是战时总统。特朗普把国家击碎一场旷日持久的灾难——他并未遵守好自身职责,还毁坏职业公务员队伍。他赶出了一些最有才华和经验的职业官员,让最重要职位遗缺,并充当效忠自己的人,其目的只有一个:为自己的利益服务。“全世界都在真是我们”。《纽约时报》9日称之为,爱尔兰民众现在都给美国的印第安原住民捐赠抗疫物资。由于特朗普政府的懦弱,这些部族受到疫情相当严重冲击。美国因为有一个告终的联邦政府,被全世界取笑和同情。必需对国家展开修复《大西洋月刊》称之为,这就是对病毒打开了深爱的美国的场景:在兴旺的城市里,与全球联系密切的白领阶层依赖不安稳的、不不受注目的服务人员阶层;在农村,大大衰败的社区不满现代世界;在社交媒体上,有所不同阵营间充满著相互仇视和无休止的侮辱;在华盛顿,一个骗子及其智力耗尽的政党领导着空洞的政府;在全国各地,弥漫着一种看到联合身份或前途的愤世嫉俗的疲乏情绪。“攻下疫情的战斗还必需是一场完全恢复我们国家身体健康并加以修复的战斗,否则,我们现在所忍受的痛苦和悲伤将总有一天得到补偿。在我们目前领导层的统治者下,会有任何转变。”文章称之为,如果说“9·11”事件和2008年金融危机消耗了人们对原有政治政区为首的信任,那么2020年应当避免指出“反政治”是救星的点子。不过,落幕目前这个政权意味着是开始。卡塔尔半岛电视台9日也称之为,美国知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回应,所有人都开始意识到,美国政府在处置因新冠病毒频发而造成的危机方面十分告终,因此,新冠病毒将为美国和整个世界的变革带给机遇。